北十七

突然发现老福特可以用来存一些奇怪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7/01/08

一个故事表达出一生一世的相守的温情,亦或是一刹那间迸发而出的强烈难以承受的感情。前者像是温柔而滚烫的水,细细流去,在所经之处留下渍痕令人不敢去抹,却又绕着心脏,紧紧的一缚,让人回味,感慨,最终还是化为求而不得的渴望;而后者,确实是那绚烂炙热的烟花,危险却迷的人不敢挪开眼睛,纵使是知它不过仅有一瞬,却难以自持,带着对危险本能的渴望与抗拒,矛盾的接受着,追逐着,伤害着,却享受着,欣赏
着。不由得想起罂粟,这种烂俗的花可不是最适合这种情感了吗?

2017/01/04

也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不知道哪条路才是通向最后的路,风的方向总是在变的,人总是在变的,世界的价值总是在变的,迷茫无措的站与十字路口,看着路灯闪烁,看着红绿交错,却迟迟不肯迈出那下一步。小心翼翼却不知分寸,心有宏图却无可施展,羡慕着周遭的不断前进,自己却被落在了原地,看着满世界的纯白,却不能鼓起勇气,再向前,再拼搏,再付出,哪怕是一次,也害怕失去任何东西。呐,总有一天,会被遗忘的吧。

2017/01/01

很久很久,可能是只存在于回忆里了的记忆,在大巴亘古不变的汽油与香烟的混合味道中,缓缓苏醒。大概更多,还是想要呕吐的感觉,胃里略有翻腾,却也只是翻腾,并未做什么下一步的反应,就这么稍稍难受的靠在发黄的椅背上,跟着车,摇晃,摇晃,仿佛要睡去……却又被突如其来的光晃得眼中一片漆黑开始泛红,橙色的太阳刚刚从那楼的阴影中移挪出来,肆无忌惮的播撒着光芒,仿佛正初生,事实不过是黄昏前的回光返照,倒是将回去的心儿给照亮了,看着树影一棵棵向后掠着,看着田地一片片向后铺着,终归是离家更近了。可余光就是余光,终是没撑上多久。墨色又开始侵蚀着小小的窗内本就面积不大的一切 ,缓缓,缓缓,仿若是罩上了个黑色的罩罩,最终就留了个影儿罢了。夜色衬得杂货店的灯光暖黄明亮,终究还是……唉,睡吧,好梦。

2017/1/3

初雪,嘛,也没人表白 ̄  ̄)σ

傻儿子的要求,仿图。

2017/12/6

小城的路没有这么耐看,一片灰尘,与城市公式化的规划后留下的一片死寂。而这与小城相隔十万八千里的路,一直未曾注意到过的这里,却别是一番风景。北方的太阳洒下一片冷冰冰的金色光辉,略有点刺眼的光芒透过枝丫直入瞳孔,与湛蓝却高远的天,褐黄的枯叶相映却也广阔美丽。这虚假的温暖中,有少年们在篮球场中耍帅的身姿,却也有两位耄耋老人,依着乒乓球台,一下一下无力却准确的挥舞着球拍,那小球仿佛马上就要逃离拍间,却又被轻飘飘的一拍拦回,劈——啪——劈——啪——,一声一声,仿若是要持续至光芒消逝,又仿若要持续至生命尽头。
这是第一刻,我在这离小城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找到了我的感动。

2017/12/5

总是会有些人拿着常识性的事情来炫耀自己的渊博反而表现了自己无知,由此反之我可能也是如此。

2017/12/4

兴许是一个阶段的用力过猛总会导致下一个阶段的疲懒厌倦,懒到只想瘫在床上,对着工作学习人际梦想远方,大喊一声“去tama的!”

2017/12/3

emmmmm……所以说我最近在干嘛?

2017/12/30

呼吸着新鲜得仿若要刺破喉咙的冷空气,耳机里来不及跳过的一首歌,就这么蛮不讲理的将人带回了上一个冬季。
那夜里漆黑严寒,却也有人一路相送,即使乌云遮月,却也有着想说月色真美的明媚心绪,也有着小鹿撞心的暗暗欢喜。殊却不知暧昧二字,宛如粉红的泡沫,玲珑惹人怜爱,却一戳即破,不留痕迹。
夜里的风依旧是冷的,合着旋律,一个人默默向前挪动着,路还很长,却是更冷了。